哎哟喂

【授权翻译】反洗白斯内普

一棵木从树:

Nivalis雀:



elvendork:







Cyril's:















Summer夏天:















声明:

  














1. 本文作者为汤不热captofthewolfstar,我要来了授权翻译:

  















2. 原著不在我手边,因此书中引用也是我的翻译。与马氏有出入处敬请见谅。

  















  














正文如下:

  














西弗勒斯•斯内普

  














本文为反对洗白斯内普而作。首先澄清一点,斯内普是我们这个时代,甚至有史以来最复杂、最重要、写得最好的文学人物之一,有人甚至会说斯内普是他们最喜欢的人物。我尊重他们,这无可置喙。哈利•奎因还是我最喜欢的漫画人物呢,我觉得她形象丰满、机智可爱、坚强有趣……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看不清她是个疯子,她和小丑的关系对双方来说都是种可怕的折磨。我们喜爱这些立体人物正是因为他们有不止一面。《哈利波特》正是这样一个伟大的系列,里面几乎每个人物都有很多面,用我最喜欢的捣蛋鬼的话来讲:“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好人和食死徒。”(语出西里斯•布莱克,《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15章,珀西与大脚板。)

  















  














斯内普是个坏人。不管他做了多少事来“赎罪”,都改变不了这一事实。一个人尽可以用生命去拯救世界,可我们不要忘记多年来他一直在言辞和情感上虐待儿童。我认识很多在军队里冲锋陷阵为国争光的好汉,但是却对亲人实施家暴……难道我们就可以轻易原谅他们吗?

  















  














事实1:西弗勒斯•斯内普很早就对黑魔法产生了兴趣。

  














事实2:西弗勒斯•斯内普并不只有莉莉一个朋友,他还有别人。

  














事实3:西弗勒斯•斯内普会主动挑衅詹姆•波特和西里斯•布莱克,经常窥视掠夺者们,想要发现莱姆斯•卢平的秘密。他还和那些信奉纯血统至上、欺负其他学生的斯莱特林为伍。他不是什么不受欢迎的无辜小孩,饱受光芒万丈的校霸欺凌。他不是。不要再洗白他了。他和他们一样难辞其咎。

  














事实4:西弗勒斯•斯内普15岁的时候就自创了可能致命的咒语,并用它攻击了詹姆•波特。你要问原因?詹姆是惹了他……但光凭这一点?也太……

  














事实5:莉莉•伊万斯是因为斯内普和那帮斯莱特林交好、还有他对黑魔法的热爱才不跟他继续做朋友的。她不是为了詹姆•波特才这么做。事实上,她和西弗勒斯断绝来往之后至少一年才开始和詹姆•波特交往。他拿种族歧视的话骂她,他的朋友们还袭击了她的一个朋友。

  















  







  










   














“我从来没想过骂你是泥巴种。我只是——”

   















   














“说漏嘴了?晚了!枉我这么多年一直维护你!我的朋友们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还要和你说话!你和你那帮食死徒朋友们一块玩吧!瞧,你甚至都不否认!你不否认你的目标就是加入他们,你都等不及要加入神秘人了吧?我装不下去了。从今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不是,听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叫我泥巴种?但你把和我同样出身的人都看作泥巴种,凭什么我该和他们有所不同?”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3章,王子的故事)

   







  






  















  














事实6:西弗勒斯•斯内普一直对莉莉•伊万斯无法释怀,并且对她嫁给了死对头詹姆•波特耿耿于怀。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我在哈利波特圈最不能理解的事情之一就是人们怎么这么热衷于这句话。这其实很细思恐极啊。詹姆和莉莉死的时候21岁,距离莉莉断绝和西弗勒斯来往已经6年,他却依然念念不忘难以释怀?这不是爱,这是病态的痴迷。当年莉莉宣布和他断交之后他也很烦人,威胁说要睡在格兰芬多休息室外面,直到她回心转意为止才罢休(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3章,王子的故事)。这么多年之后西弗勒斯还爱着莉莉不是什么伟大的事。这很恐怖。西弗勒斯的守护神是牝鹿也令人毛骨悚然,这绝不是什么他们俩是灵魂伴侣的证明。(注1)

  















  














事实7:斯内普加入食死徒是因为这是他一直以来的追求。在得知莉莉有危险之后,他第一反应是跑去求邓布利多保护她,只有她。

  















  







  










   














“如果她对你这么重要,你可以去求黑魔王大发慈悲放过母亲只杀孩子。”

   















   














“我试过!”

   















   














“我真看不起你。只要你如愿以偿,你就不在乎父亲和孩子的性命了是吗?”

   















   














斯内普一言不发。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3章,王子的故事)

   







  






  















  














如果莉莉•波特不在伏地魔的死亡名单上,斯内普还会弃暗投明吗?预言中没有说一定是莉莉,很有可能指的是艾丽斯•隆巴顿,如果纳威才是那个被选中的人,西弗勒斯•斯内普就会继续当食死徒。他成为双面间谍只是为了报答邓布利多保护过莉莉的恩情。

  















  














莉莉去世之后,邓布利多不得不花言巧语收买西弗勒斯保护哈利:

  















  







  










   














“他长着她的眼睛,西弗勒斯。莉莉的眼睛。你肯定忘不了莉莉•伊万斯的眼睛是什么样子吧?”

   















   














“别说了!”西弗勒斯咆哮道,“她死了……永远回不来了……”

   















   














“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而死。不要让她白白牺牲。帮我一起保护好她的儿子。”

   















   














“他不需要保护!黑魔王已经死了——”

   















   














“他还会回来的。”

   















   














“好吧。但是决不许说出去,邓布利多!我承受不了……尤其他还是波特的儿子!”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3章,王子的故事)

   







  






  















  














呀,斯内普,你自负对这个女人用情至深,却受不了保护她儿子的念头?这个孩子可是她用自己的生命换回来的,孩子的父亲也为了保护他们母子而死。难道就因为孩子的父亲在上学的时候对你恶语相向吗?这……叫我怎么说。

  















  














事实8:11年来待在霍格沃茨高枕无忧,西弗勒斯•斯内普仍然拒绝走出童年一见钟情的初恋,哪怕她已经死了快十年,并且还在那之前六年都没跟他说上一句话。作为一个成年人,他固执地咀嚼着自己的苦情,甚至把这种苦情发泄在她未成年的儿子身上。

  














为什么?因为他长得太特么像詹姆•波特了。

  















  







  










   














“——资质平庸,却跟他老爸一样自大,一心只知道违反校规,有点儿名气就了不起完了,哗众取宠,粗鲁无礼……”

   















   














“你只看得到你希望看到的,西弗勒斯。我听其他老师说这孩子谦虚可爱,很有天赋。就我观察,我觉得他很努力。”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3章,王子的故事)

   







  






  















  














但是斯内普不光只是看不顺眼哈利。他还找其他学生的麻烦,因为……这么说吧,因为这家伙就是个混蛋,真的!这人当着全班的面,公然羞辱13岁的纳威•隆巴顿,还试图杀死他的宠物蟾蜍,就因为纳威在魔药课上表现不好。有没有搞错?(见《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第七章,衣柜里的博格特)

  















  














更不要提这个可爱的场景了:

  







  










   














罗恩逼赫敏给斯内普看她的牙齿。她已经尽力想用手挡住了,但是牙齿已经长过领口,不可能看不到。然而斯内普只是冷冷地扫了一眼赫敏,然后说,“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18章,魔杖测量)

   







  






  















  














我还可以继续说一堆西弗勒斯滥用职权侮辱学生的例子,但以上证明足矣,我们继续往下说。(注2)

  















  














事实9:西弗勒斯•斯内普不愿设想西里斯•布莱克是否可能无罪,一意孤行地想把他扔给摄魂怪。

  















  







  










   














“阿兹卡班今晚又要多两个人了,”斯内普说,他的眼睛闪着疯狂的光。“我真想看看邓布利多会是什么反应。他确信你是无害的,你知道吧,卢平……一只驯化的狼人。”

   















   














“你这个傻瓜,”卢平轻声说。“上学时的小打小闹值得把一个清白无辜的人送进阿兹卡班吗?”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第十九章,伏地魔的仆人)

   







  






  















  














是的,西里斯年少轻狂的时候确实想将斯内普置之死地而后快,我不否认这件事的存在。但是原著里并没有详细说明打人柳事件,所以我们无从得知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促使西里斯做出这样的事来,即使他明知道这么做可能也会威胁到詹姆和莱姆斯。但这都不重要。令我震惊的是斯内普不仅想让西里斯得到摄魂怪的吻,连莱姆斯也不放过。

  















  







  










   














“砰”地一声,斯内普的杖尖射出蛇一样蜿蜒的细丝,绑住了卢平的嘴巴,手腕和脚踝,他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动弹不得。布莱克怒吼一声,冲向斯内普,但斯内普用魔杖抵住布莱克的额心。

   















   














“我发誓,只要给我一个动手的理由,我一定不会放过。”

   














……

   














“我来拖那只狼人。或许摄魂怪也会给他一个吻。”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第十九章,伏地魔的仆人)

   







  






  















  














事情还没完。在没能让他清白无辜的仇人去死或者坐牢之后,没能如愿以偿的斯内普恼羞成怒,一气之下决定毁了莱姆斯的生活,告诉全校他是个狼人——哦,慢着,我说的是全校吗?我想说的是全世界。

  















  







  










   














“这些“随心所欲”的决定无疑包括一些十分具有争议的教师任命,关于此本报之前已有报道。他甚至聘用过狼人莱姆斯•卢平。”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十五章,霍格沃茨高级调查官)

   







  






  














……

  







  










   














“但是我知道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真该听听莱姆斯是怎么说她的。”

   















   














“莱姆斯认识她吗?”

   















   














“不认识,但就是她两年前起草了一份反狼人法案,害得莱姆斯找不到工作。”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十四章,珀西和大脚板)

   







  






  















  














两年前,对吗?在这之前两年前是多久?不正是莱姆斯在霍格沃茨工作,被斯内普出卖的那一年吗?

  















  














原著里从来没有写过莱姆斯有任何对不起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地方,而说实话,在四个掠夺者中,如果有谁最有理由这么做,那就是莱姆斯。毕竟,斯内普老是针对他,监视他的行踪。西弗勒斯完全没有理由这么恨莱姆斯,要把他的生活摧毁至此。这只能说明西弗勒斯•斯内普简直是世界上最小心眼的人。

  















  














事实10: 斯内普是个战争英雄。

  














他是个战争英雄,没错。他在对抗伏地魔的战争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虽然并非完全出自本心。他是被邓布利多和自己的悔恨之心拉到这边来的,对他来说,这是唯一能弥补当年15岁的他和莉莉之间龃龉的方法。

  















  














所以,出于一己私利求邓布利多保护莉莉•伊万斯的安全,为了报答他而满腔怨恨地成为一个双面间谍,就能掩盖这个男人从小到大所做的所有坏事了吗?他“英勇就义”,可他至死都没被原谅。

  















  














不,不能。

  















  














西弗勒斯•斯内普依然是个坏人。

  















  














注:

  














1. 还用我说吗?莉莉和叉子才是真正的灵魂伴侣啊!牡鹿和牝鹿…… 守护神变成别人应该只能说明心有暗恋,因为唐克斯暗恋莱姆斯的时候,守护神变成了一匹狼。

  














2. 别忘了,纳威害怕斯内普到了什么地步?他的博格特都是斯内普!这是给小孩子带来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啊,天赋不佳的纳威还能长成一个依然善良、勇敢、会爱、感恩的人真是太不容易了。这里真的要夸一下罗婶,虽然我天天黑她,但是她对这些小人物的描写还是很值得细细咀嚼的。我在一部日剧里看过一句话:

  















魔法世界有太多影射现实世界的地方,从莱姆斯的狼人特质(影射HIV,外网还有条汤据此质问这还不GAY?)到纯血统论(种族歧视),从赫敏的家养小精灵解放阵线(平权运动)到邓布利多的性向(“他不是一个同性恋角色。他只是一个角色,只是,碰巧是个同性恋”)。纳威是一个颇有意思的人物。出场的时候是一个胖胖的、有点笨拙的小男孩,这类人物往往给人以人畜无害的印象,多次受到德拉科马尔福的欺凌(这才是校园霸凌现象!)和老师、奶奶等长辈的压迫。后来我们知道,这个看似平平无奇的小孩原来差点就成为了“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他的父母都是被折磨致疯的英雄傲罗。最棒的是,在故事的结尾,他和主角哈利一样,虽然成长过程中受到了很多不公平的对待,却始终没有丢失那颗纯粹而美好的心,他重新集结并领导了邓布利多军,并最终在霍格沃茨大战中拔出格兰芬多宝剑杀死了伏地魔的蛇。

  















  














另外,在做老师方面,对比一下莱姆斯•卢平就可以知道斯内普有多不称职了。莱姆斯从来对学生都是温和的,语气礼貌,心思细腻。他第一堂课就叫出了迪安•托马斯的名字,而这个人可以说仅仅是个背景人物,他的存在是为了烘托时代气氛和大众情绪。他会对同学们用“请”。他鼓励活泼的课堂气氛,主张在实践中学习。而且有很好的把控能力,弗立维教授上实践课的时候大家往往闹哄哄的,而莱姆斯的课堂是充满激情而井然有序的。几乎所有学生公认,莱姆斯是他们最好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这份尊敬和喜爱不是靠一味讨好和逢迎学生,而是真正寓教于乐,让学生们学有所成。



















连续跑步十二天了 并没有瘦感觉

今天跑的格外多于是记录一下

很久以前的一两次 加上这些天来一共有记录的跑了50KM了

96MAOLOVETAPIOKA

我的牌掉地上了(1)

我的牌掉地上了。

听起来是很简单的事儿,可我是在用右手拿起杯子喝可乐的时候才发现的。之所以说是“发现”,当然是因为这个时候牌已经不在桌上了。
牌不见了,坐我右边的又是一个狼杀高玩,她没兴趣对我的牌动手动脚,那这牌必定是之前被不小心蹭到地上的。

我的牌被不被看到其实影响不大。对我来说,狼人杀最大的趣味只存在在最开始的抽卡环节,是个运气游戏。神,狼,还是民?如果抽到狼,那再增加一个看狼队友的环节。除此以外就没有了,拿到女巫和猎人,我就当自己在运气上已然胜利,拿到狼和民,我就等队友带我躺。
别的本事没有,只要我愿意,我有自信不把自己聊成大部分人眼中的的焦点牌。

所以?所以就可以不被扛推。

我的牌我甚至连低头看一眼是哪面朝上的兴趣也没有。这个是张无用的牌——平民。我曾戏称这个牌有两个功能,投票+扛推。不过无所谓,我巴不得旁边的人看到这张牌,至少是个干净身份。
不对,假如旁边是狼人,又正好需要追刀平民呢?虽然我对胜负并不介意,我也不想做一个坑逼。
可是说到追刀,昨晚什么情况来着?

这是第一夜结束后的白天,警长竞选刚刚结束,而投票前我想了一会儿没遏制住地开始发呆,于是就成了一位弃票玩家,后跳的那位“预言家”当选了警长。上帝宣布:平安夜。
不过这次似乎真假预言家都很骚,还有两个人跟我一起弃票。我扫了圈位置,分别排布在我前和后置位。在自己是平民的情况下,我不相信那两个人同样是民或者狼,或者说这样的几率很小,我没有放在首位。

警上4个人,两个人对跳,都没有查验我,也没有把我放到警徽流里。不论如何,今天都不是我的轮次。另外两个人一个跳民一个跳神,自称只是来看看情况的,最后都退水了。两个人是先置位,都没有号票,事实上,在我看来这就很没劲了。

警上没有额外信息的情况下,接下来的情节我都看的烂了,必定是根据警上情况站队,女巫跳出,报出一个银水,再根据银水,女巫开始站队和号票,平民再跟着女巫走,走查杀或者出假预言家。最多有什么波折,就是又有一个“女巫”跳出来冲锋一波,来个强势带队或者阴阳倒钩。

我有些困了。

我在偏后发言,大脑动也没动,就等着女巫跳出来,我好跟着嘟囔几句:“他说的对,我就是个民,我跟他走。”“我信他是个女巫,所以我站XX。”或者“因为他必定不是女巫,所以我站XX。”。可是眼看还有两个要到我,也没有半个人跳。
我只好把撑着头的手拿下来,艰难地思考和回忆起来。

本局游戏12个人,四狼四民四神,预女猎白。

精神崩溃了………一生 一事无成

每走一步都很艰难
真的不想活了

尽是悔恨

崩溃了。

困且心累

我给你一个没有信仰之人的忠诚

给你炽烈的热爱 给你清澈的想念
给你想要的一切
除了荣耀 我可以什么都给你

因为只有荣耀 我想看你自己握在手里